昨天偶然发现列表里有一个同系的五黑框校友,两个人越聊越嗨,聊到十二点半,和她约着考完试一起去看电影,还把我原来攒的一点教材给了这个考古挖得不够深的姑娘,我说大佬们还在搞事,我毕什么业。
结果五个小时后在寝室一如往常被热醒,恍惚间觉得,已经忘记了他们,再没有什么意难平。其实一句再见在喉咙里梗了好几年了,大概是到了要毕业的时候,但是还是说不出来。

杨花尽散旧情嫌,
曾怨故人心易变。
如今君已不惑年,
隔江隔山难复见。

然而明天就要考有机我还在试图搞一篇产出,由此看来我觉得今年毕业还是没戏_(:з)∠)_……

评论(8)
热度(17)
© 客京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