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假期没什么很忙的事,本来打算开连载的,回顾了好几个原来的构思,今天在好几个墙头上蹦跶了蹦跶,突然发现我连风往哪吹都不知道了。

九个月没产出,中间经历了一些事,倾诉欲什么的都没之前那么强了,也觉得自己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失掉了写东西的初心。复健还是要的,自己先写着玩玩,过去所有的墙头都有可能,哪个写着顺手算哪个,等什么时候我觉得写的可以了,再发出来。

以上的话其实之前就想好了,刚刚刷微博看到一张图,才觉得,原来是不写会被心里的火烧死,纵是火焰灼喉也要高唱,而现在更像是挖出自己当年埋在花树下的酒坛,对影自酌,有酒里那些年少的梦就足够了。

取关随意吧。

评论
热度(1)
© 客京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