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普裘】愿我如星君如月01

-被炸出的一个僵尸号,修改日期是2017/6的一个大坑
-《太空异种》x《千钧一发》拉郎
-只负责安利,只是显示一下我被炸回了GGAD这个墙头
-很短的一篇,薛定谔式的后续,lo主现在头疼到无法入眠还要准备考试
-不打tag,有缘者见
——————————————
《愿我如星君如月》

Words by齐纾

01

斯宾塞点开收件箱,里面大多是对他再次成功完成升空任务的祝贺,他有点不耐烦,但还是一封一封的看完。等到未读邮件红色标识消失,他刚打算站起来去给自己倒杯威士忌,新邮件的声音又响起来。斯宾塞回头看了一眼,发件人他并不认识,也许是垃圾邮件,也许是发错人了,他这样想着,但还是点开了那封邮件。

亲爱的大卫:

我想你已经听闻了我残了双腿的消息。多么讽刺啊,失败一次就够了,上帝还要给我第二次。世界上没有比死亡更能解脱的途径了,然而现在我连死都死不成了。

从我幼时起,我就知道我不应屈人之下,也不会屈人之下,我有绝棒的基因,有英俊的面孔,有强壮的身体,我可以征服任何我想达到的目标,我可以得到任何我想得到的东西。而现在这些都不可能了。我连失败的资格都被剥夺,坐在轮椅上,看着窗外加德卡发射飞船的火光,像个即将被丢出去的垃圾袋。

大卫,这个比喻非常的完美,现在的房子因为我失去了经济来源而将被收回,我连看看飞船起飞、悼念一下自由时光的资格都要被剥夺了。但回过头来说,一栋没有电梯的二层建筑,也确实不适合一个只能坐在轮椅里的残废,不是吗。

如果我搬了新家,我会电邮告知你地址的,不过我才想,你不会想来看望我的,即使来了,也不一定能认出现在身高只有四英尺六英寸的我。

杰罗姆

斯宾塞的手指敲了敲玻璃杯的口沿,转动鼠标滚轮把电邮拉到开始处,再拉回到下面的落款,无意识的一边用指腹一圈圈的摩挲着玻璃杯,一边盯着下面那个手写的签名。看起来像是个左撇子,名字写的意气风发,不难看出这封发错的邮件的主人在遭遇不幸之前一直是位天之骄子。他盯着那个倾斜角度完美的“J”看了很久,举起了杯子送到嘴边,却没有喝到一滴。

有些忿忿的把杯子放下,斯宾塞点开了回信界面,犹豫了几秒,开始敲打键盘。

杰罗姆先生:

您可能是输错了收件人地址,本应发给您友人的信被发到了我这里。我想您现在一定很需要那位“大卫”的陪伴,所以写了这封回信。

(看哪,多么蹩脚的措辞。斯宾塞手指停在了delete键上,看着光标一闪一烁,最终还是继续下去。)

我无意窥探您的隐私,但还是要对在您身上发生的不幸表示遗憾。我相信您在遭遇意外之前一定是一位非常优秀英俊的绅士,也相信这场飞来横祸不会完全抹去您的光彩。虽然与您素不相识,但我衷心的希望您能够尽快的对生活再度燃起热情。

(斯宾塞想起了幼时与父母去做礼拜,那时小斯宾塞看着身穿高领黑袍的神父逆光站立,阳光从他的肩上投射下来,如同神迹。)

您说您居住在能看得到加德卡发射中心的地方,而我正巧供职于那里,是一名指令员。在太空能看得到更多的星星,它们每个都有着特殊的美丽颜色,也许还会有和您的瞳色一样的星球。(这话烂透了,像是上个世纪酒吧搭讪。)无论是小时候母亲跟我讲的有关星星的神话,还是我真正进入外太空看到它们,星星们总能给我无尽的启迪。这是我个人的经历,希望能有助于您的生活。

地址可能会变更,发射基地并不是总能看到,但只要您愿意抬头,星星就一直在那里,一直等着您。无论是四英尺还是六英尺或者更高,您永远能够触摸苍穹和星光。我们的身体赶不上星星的光,但我们的心可以。

这是一位陌生人的小小祝愿,愿主保佑您。

回车换行,斯宾塞犹豫着要不要写落款,回这封信本身就是一时冲动,内容也是想到什么就写什么,那位杰罗姆先生也未必会回信。这样想着,斯宾塞空下了落款,点下了发送,然后看着发送成功的字样,他突然觉得心里好像被揣了一只幼兔,柔软的白毛,有力的蹦跳——看在上帝的份上,他都有一个准备谈婚论嫁的女朋友了,不是中学偷偷摸摸给女生写情书的毛头小子。

他用手盖住脸,隐隐期待着那位杰罗姆先生不要看见这封犯傻的电邮,又期待着哪天可以发现回信。Enough is enough,斯宾塞,你需要一杯威士忌而不是胡思乱想。他抹了一把脸,站起来,走向厨房,又在走出书房后,折回来拿那只玻璃酒杯。

TBC.

评论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