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九美人谱》沈南云篇

[香收不得] 沈氏南云

 

余妻沈氏南云,靖国侯沈嗣独女,中护军沈子培胞妹,聪敏惠恭,少即以文赋兵略奇朝野,弑天三年统军破敌,名扬叠洲,后任中禁军。其姿容清丽,帝都子弟咸慕之而不敢近之。

允铭初,余去国游荒,欲考略补疏旧闻失史,完先考之遗愿,其经历均险苦万分,余妻亦随之。一岁冬,游至北地,天地寒坼,余妻典其玉镯以易冬衣,余甚惜之,然余妻莞曰:“玉,无用之物,弃掷不惜;衣乃切君温寒之物,虽值千金亦欲得。”

后三四年,余二人暂居孟州著书,余妻务织,然不意短于女红,余不禁哂之。余妻佯愠,指余文疏陋之处。是时,余二人常于饭后闲暇之时互点析,茶香氤氲,庭中月季正盛,余儿偶来嬉闹。期年,余妻绣花欲绽,织锦似霞,余文章亦有长进。

允铭十二年,余妻大病不得愈,病笃时余妻泣曰:“妾幼即随父兄出征,不曾惧死。然今独惧去后儿孤女幼,无人体其冷暖,君忧时无人解忧,著书时无人侍笔墨。”余妻性刚强,余此生唯见其泣于此时。九月,余妻死,葬于孟州桐岭,庭中月季一夜俱萎,后再植种,不能比前时之盛。

期后三年,余携儿女归帝都,帝与沈将军询余妻,闻之俱悲,追其为清容懿夫人,后十年,余女及笄,取字松月。

几十载春秋,余遇人无数,未能有及余妻十一者。余今已垂垂老矣,须发尽白,自感大限之日不远矣,然夜常梦及余妻,清容婉丽一如初见之时,于灯下补衣。呜呼,不知黄泉再会,云能识今之老朽乎!

============================

这个玩意是我在闲的要死的生物自习上写的……写这玩意的时候我正在进行语文复习,所以如果你不慎发现里面有离骚史记苏东坡的感觉那都属于正常现象OTZ

香收不得说的就是月季花,觉得这个东西很像沈南云,常放、美丽、哪都能开、还是一种蛮有骨气的花,苏东坡说这花:花落花开无间断,春来春去不相关;牡丹最贵惟春晚,芍药虽繁只夏初,惟有此花开不厌,一年常占四时春,不过我觉得韩琦说的更好:牡丹殊绝委春风,露菊萧疏怨晚丛。何以此花容艳足,四时长放浅深红

蔺若英和沈南云的爱情大概以后会细说,如果想体会一下我写这篇东西时的感觉,可以看看苏轼的《江城子》和贺铸的《半死桐》两首悼亡诗。

松月取自“明月夜,短松岗”

评论
热度(1)
© 疏风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