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员向]《在这之后》 TBC.

-大概是新年贺文吧……先祝大家新年哈皮【真不知道一会电脑能不能不卡OTZ

-全员向,涉西皮有韩叶、方王、林方、双花、魏果、莫橙、张楚、肖戴

-还没写完我得先去帮忙做年夜饭了……今晚或者初一有二更

-有私心 OOC 多逗比,求不打我QAQ

--------------------------------------------------------

《在这之后》

Words by 齐纾

 

【0】

 

今天的小魏非要穿前几天买的格子衫,倒不是说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穿着不好看,“闺女啊,这天气你穿这身衣服不嫌热吗?”魏琛看着手里抱着格子衫死活不撒手的女儿,摩挲着兜里一根烟也没有的烟盒,在落地窗照射进的明媚阳光里皱着眉头。

小魏一扁嘴,“不嫌热,我就要穿这件。”陈果抱着刚从阳台上收下的衣服走进卧室,看着一大一小的僵持,不由的头上冒着黑线,把衣服放进衣柜里之后转过身抱着小魏问:“为什么非要穿这件啊?”“不是说今天要去见苏阿姨他们吗?穿的好看一点不行吗?”小姑娘歪歪头看着她妈,手上攥着衣服的力度一点没降。

“那也不一定非要穿这件啊,你不是有很多别的漂亮衣服吗?”陈果试图劝说死心眼的女儿放弃穿这件蛮厚的格子衫。九月的天气两头凉中午热,尤其又是好动的小孩子,穿这件衣服难免出一身汗,风一吹再感冒就得不偿失了。

“我就喜欢这件。”小女孩就是不抛弃不放弃,“春天的时候叶叔叔还夸过我穿这件好看呢。”

 

【1】

 

第十赛季后叶修在媒体面前退役退的那叫一个干净利落,打完决赛领完奖直接闹失踪,记者们咬烂笔头想要写点什么时,兴欣又说要开发布会,等一干眼睛闪闪发着虎狼之光的记者同志们坐在发布会现场,叶修还是没出面,就算兴欣三朵花在这里坐着两朵,但你们就这么抛出这个新闻我们真的不好吃下啊!记者们在从陈果嘴里问不出更多信息后,生生的把咬烂了笔头的笔成功给捏断了。

当然这不意味叶修在兴欣队里离开的很顺利。

退役这个决定几天前大家就已经知道了,等到走的那天,虽然包子扯了布挥毫大书“老大一路走好”的横幅被众人手疾眼快机智勇敢的拦下了,还是免不了的被兴欣一众大的小的抱完捶完嘲讽完之后,好不容易打扮的人模准备回家面对老爷子的叶修又成了一副狗样,站在了告别队伍的最后的唐柔和陈果面前。“这个拿着。”陈果咳了一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塞进叶修手里,接着就扭头看向身边唐柔镶着花边的领子,那眼神看起来简直像是能把纤维原产地的气候给盯出来。

叶修在东西进手心的一瞬间就知道这是什么了。“帐号卡当初不都归战队了吗,怎么现在又塞回给我了?老板娘我可是退役了啊。”“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我是老板。”陈果还是不肯把头转过来,这一次的声音不仅哑还有点沉。

唐柔看着死盯着自己花边的陈果,解释道:“是我们几个一起讨论决定的,散人不仅需要极高的操作和意识水平,也需要经验的积累,别说兴欣,就是现在联盟也挖掘培养不出第二个叶修。君莫笑在你手里最好。”

老魏把手间的烟掐灭了,走过来拍拍叶修的肩,“拿着吧,别生了手,要是以后虐菜虐不过,可别说你认得我。”“老大拿着,我相信你会更强!”

叶修环顾了站了一圈的队友们,笑着低下头看看手里那张帐号卡。“好。”“欢迎你随时回来。”陈果终于肯把头转过来,眼圈明显红了,她顿了顿,像其他所有人那样,给了叶修一个拥抱。

 

世邀赛一开始直播就有荣耀迷敲碗盼着叶神能上场给外国人开开眼,结果赛程一直进到四强赛也没能看见一身混搭的君莫笑露个脸。毕竟退了役不具有正式选手参赛的资格,叶修更多的还是乐意拖着喻文州张新杰等人安排战术。

遗憾肯定是有点,不过做好本职为国争光才是正经八百的事情。

不过在表演赛安排在四强赛前的通知和他放在家里的帐号卡一起出现在叶修面前时,他总觉得自己貌似被谁给驴了。他倒是知道有个表演赛,不过组委会一直没说定什么时候,赛程进到现在他都快忘个差不多了,而国内在得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派专人打着飞的给他千里迢迢来送帐号卡,还特别嘱托一定要在表演赛上展现我国风采。

为了不影响选手状态和展·现·风·采,叶领队上场的申请得到了通过,反正关于表演赛也没什么,就是打打看看。抱着这种心理的叶修在表演赛上遇上抱着这种心理的其他国家选手,啧,打的那个场面,感觉有点像在网游里虐菜。

被神出鬼没的散人逮住就是一直揍到死的外国选手在视角变灰时还有点愣呢,那个诡异的伞状大炮真的不是作弊器的产物吗?中国队这个选手怎么没有参加比赛?是不稀得跟我们这群渣渣打还是怎么啊?太可怕了啊妈妈我要回家呜……QAQ

坐在网吧里看转播的兴欣一众看见从选手席里走出来就受到了群众们迎面而来的崇拜之情的前任队长,“老叶可这次出名了。”“老大威武,下一步准备走出地球吗?”“对方确实表现有点弱。”“我就说帐号卡应该给他,对了吧?”陈老板低头喝了一口龙井,掩不去嘴角得瑟的笑。

 

【2】

 

第十一赛季的兴欣又成功冲进了季后赛,但却在四强赛对战轮回时惜败。舆论在冷嘲热讽之外,占据主流的声音还是赞许。在一年年变得学院派的职业联赛里,这样一支出身草根的战队在有叶修时是冠军,在叶修退役后也有足够实力和夺目风采,即使有失败,谁又能不肯定他们前景一片大好呢?

总决赛是轮回对霸图,在各方媒体倾向于霸图老将会再一次折戟时,霸图却进行了几乎推倒重来的战术调整和改变,凭着这些改变和决一死战的心理最终捧走了这相别六年的冠军奖杯,把媒体的脸抽到啪啪啪啪。

“这不怪媒体也不怪小周他们,”魏琛看完决赛被老板娘发现又随地抽烟被追着掐了烟之后特深沉的对着电视说,“这样的老韩呃不霸图,别说他们没见过,我和老叶都没见过。”

 

赛后的夏天韩文清终于退役,还有张佳乐也告别了职业选手生涯。除了霸图希望他们能在退役后做指导外,国家队也伸出了橄榄枝。张佳乐全部选择了拒绝,卷巴卷巴自个行李定了机票就和孙哲平去了国外度假。这个冠军的到来比世邀赛冠军更让张佳乐感到满足和感动,搭档退役、四个亚军、从百花到霸图,经历挫折谩骂,终于拿到追求多年的冠军,而从头到尾,他所追求的,不过是这一次完全的胜利。

后来有次百花主场对义斩,张佳乐跟着孙哲平也来了K市。当经过百花俱乐部下时,张佳乐隔着车窗望向百花两个大字,车速不快,他也就那样不声不响的向上凝视着,直到车开过去。一旁坐着的孙哲平看看他收回目光,挨着对方的那只手伸过去,覆在对方手上,一根一根的拨开对方半拢的手指,然后十指相扣。

张佳乐抬起头,笑笑,快三十的男人眼里有沧桑一片,却也在那片沧桑的河里流淌出十多岁时一样的干净笑意,他收紧手指,和对方紧紧的合在一起,然后回望了一眼那座渐远的大楼。

 

无论世事如何难料的变幻,这里都是他们所有梦想开始的地方,这里倾注洒下了他们最肆意的青春,即使他们被命运推着向前不再复返,可只需要两个字一句话甚至只是一个默契的眼神,也可以兜转回曾经那个无所畏惧朝气蓬发的年轻人。他们本就是逆风而行之人,深情缅怀太过矫情,但在这一瞬,不折的骄傲混着苦涩沧桑铸成回望一笑。

 

【3】

 

老魏当年结婚的时候,得瑟着给全联盟老老少少从开荒一代到相熟训练营的萝卜头都发了结婚请柬欢迎来烧。兴欣一众纷纷表示老板娘你到底相中这老鬼哪点好了,结个婚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兴欣公会的公告栏里俩星期都挂的是这事,打开选手群都是满屏的烧烧烧。

经过魏琛这种铺天盖地式宣传,也确实来了不少人,包括叶修寻寻觅觅他多年因为他欠钱不还的郭明宇,当年不可一世赶斗神睡觉如今跟着小女儿后面任劳任怨的吴雪峰,还有当年吃了豹子胆放了王杰希鸽子从此找不着人的方士谦。到场的都是相熟的人,婚礼后的婚宴更随意的不得了。两方家里都没什么人,加上老魏的宣传,整个会场和职业选手大聚会一样。

 

挨桌敬完酒得到老婆大人准许后的老魏直接坐在了开荒一代那一桌上,大家拆了领带撸了袖子大有一醉方休的气势,方士谦和韩文清在他们这群里算是能喝的,再加上魏琛,上来就先把郭明宇灌晕了,吴雪峰要照顾小女儿不能多喝酒也被不分青红皂白的灌了不少,唯一幸免的只有之前就已经给自己准备好大瓶雪碧的叶修。

酒一下肚这话就要多,哥几个天南海北一通好侃,眼看着话题就要被开始有点神志不清的郭明宇带偏,奔着催人泪下的生活不易去了,觉得大喜的日子不能说这个的方士谦赶紧截住话头,“我说老魏,你是怎么追到你们老板娘这么漂亮一妹子的?”

 

魏琛拎啤酒瓶子的手一顿,然后把酒瓶子往方士谦面前一戳,笑的一口烟牙分外夺目,“羡慕不?”桌上除了他之外的人都笑了,郭明宇伸出抖的像是节拍器的食指指着魏琛口齿不清的说:“羡慕个球,你个得瑟鬼要说就说。”“其实也没怎么,就是去年过年时我没回去——沐橙去找老叶了,不能只留着老板娘一个人啊——我就留在兴欣了。”

魏琛转着手里的玻璃杯子,喝了酒手上失准杯子歪了好几次,话倒还清晰,“就我们俩人过除夕,说实话挺冷清的,不过有个伴就比原来自己一个人在外面时就着泡面打新年副本要好得多,于是我就问了:‘老板娘,和我搭个伙过之后的新年你愿意不?’”

说完魏琛抬起头看向坐在另一桌上的陈果,陈果也正好笑着看他。他想起当初退役时跟兴欣里的人说,这次退了役就得重新过了。他和陈果父母都见了证都扯了他还是没改回喊“老板娘”的习惯。就这么喊吧,他心里想,这么喊一辈子也挺不错的。

 

【4】

 

第十三赛季兴欣再次夺冠,那一年也碰上黄金一代开始退役,拿了冠军的苏沐橙队长掉头就宣布退役转过身就挽着莫凡的胳膊去办婚礼了。那一年退役的还有楚云秀,也选择了退役就嫁人。

画风拦不住真爱,叶修看着挽着张新杰笑盈盈来敬酒的楚云秀一个头两个大,“叶神今天得喝一杯,至少看在霸图曾经帮忙拦过你妹夫的份上。”楚云秀递过一小杯酒,叶修一接过来白酒味熏得他都快醉了。之前老魏婚礼他不用担心那老鬼灌他,沐橙婚礼他是操办者也没这忧心,不过这次怎么看都是在劫难逃了。

不过叶修是谁啊,没喝下去之前他怎么也得再嘲讽两句来补上之后喝晕的脸,“我说弟妹啊你这不至于吧,刚嫁过去就帮着你夫家说话了。”张新杰扶了一下眼镜,替妻子接道,“来云秀,改口喊嫂子。”

张佳乐一口茶水全喷出来了。叶修嘴角也抖了两抖,“我说小张啊……这事你还记得呢?”

其实这声嫂子来源于世邀赛后国家队归国,当时来机场迎接的韩文清先和霸图的两个队员打完招呼之后就去找躲着吸烟的叶修了,等到回来时叶修手上多了个闪瞎单身狗双眼的戒指。当时张新杰凭着他作为治疗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素质率先捕捉到,十分严肃的喊了声“嫂子”来回报他在苏黎世被叶修拖着复盘研究战术结果打乱生物钟的旧仇。

 

叶修深知今天是秋后算账躲不过去了,一咬牙仰头就干了,都没敢在嘴里停就咽下去,等咽下了才觉得不对头,这酸爽……像是白开水?

他看向对面的新人,张新杰笑笑楚云秀也笑笑,就去转战下一个了。叶修坐下才发现那个酒杯是口沿上抹了一圈白酒,只借了个白酒味去盛水。他突然笑着去看身边的韩文清,对方眼里也有点笑意,“新杰还是有分寸的,你当他真灌你?”“当然不敢,你们霸图出来的一个能灌我二十个我当然不敢。”叶修笑盈盈的凑上去,面前碟子里就被韩文清夹了一筷子菜,“赶紧吃你的吧。”还抬手在他后背上给了一下,顺带体贴的给他捏了两下前几天打BOSS累的酸疼的肩颈。

 

【5】

 

“冠军!四冠!这是轮回第四个冠军!”对象强迫症复发被指使着去拔电源的方士谦刚从火急火燎的电热水壶鸣音中解脱出来就听见解说员快要把嗓子喊破的嘶吼,他拎着水壶从厨房里走出来,沏了两杯上次出去玩带回来的红茶,一杯捧在手里一杯放在王杰希面前。

原来他还在微草里当队长的时候,熬夜复盘什么的是常事,咖啡他喝多了头疼还胃疼,后来王杰希来了接任了队长他退居副队,复盘的工作分担了不少但该熬夜还是得熬夜,王杰希发现了他这个毛病之后就扔给他一罐子红茶,说别喝咖啡了,喝点红茶还暖胃。那罐子红茶陪他打下两冠一亚,后来又陪着他出国躲王杰希,到现在也没喝完。

王杰希搬过来时看见那罐子和什么神仙一样被供在书架高处,拍拍正在收拾东西的方士谦笑说:“怎么你还打算隔三差五烧个香拜拜它?”方士谦顺着他手指看去也笑了,没说什么,靠上去偷了个香。

 

当初要不是老魏办婚礼方士谦回来,估计王杰希想要逮住他跟他算账还得多等几年。第七赛季后方士谦退役,那时候微草在他俩暧昧的氛围下已经过了好几年,全队大大小小满心以为退了役这窗户纸该挑明了吧,刘小别袁柏清肖云他们几个都开好盘口赌方士谦怎么告白了。结果他说我得先回家一趟。

这倒也能理解,他们开荒一代当初都是属于逆子离家出走打游戏的,和家里的关系远没有后来联盟发展起来后的选手们那么如意。于是王杰希就想啊,反正他方士谦家就在北京城,还怕跑了他?结果一等等了一年,方士谦的航班都降落在异国土地上了他才知道这混蛋真跑了。

方士谦对于自己当初脑子一乱就同意家里出国留学感到十分悔不当初,现在他家魔术师哪里一不如意就爱拿这事开涮。可当时人一怂哪管这些?他只觉得两个冠军之后王杰希前途大好,夜不能寐想了好几晚觉得自己去打乱对方美好人生实在是下下策,但又忍不了看着喜欢的不得了、日夜放在心尖尖上的人跟着别人跑了——治疗之神当年可是出了名的计较鬼,谁敢抢了他材料他就得带着中草堂和训练营的孩子们围追堵截往死里报复权当加练。所以人一怂干脆出国读书去了。

刚到了国外那几个月他在陌生语言环境下分外憋屈,除了日常交流他没问题外槽不能吐粗不能爆对于他这种不吐槽会死星人简直是旷古绝今十大酷刑,偶尔和外国人打两盘荣耀之后他总是会想起十八岁时的那个小魔术师。刚来微草训练营时王杰希还没高中毕业,虽然他没打算日后走考大学这条路,但是该写的作业写的还是很认真——就像他和微草并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缘分,却依然尽心尽力鞠躬尽瘁。那时的王杰希偶尔会背背单词背背短文,少年干净的声音撩的在一旁训话的方士谦气势都掉了三分,导致在国外那几年听洋鬼子的发音怎么都不好听怎么都不标准。

他就在国外一边读书一边相思,还时不时的的给自己鞠把同情泪,全然忘了自己这种怂况是自个作死出来的。逢年过节装着个没事人的淡泊样子给对方发个不痛不痒的祝福短信,内心只盼着能有个机会大大方方回国再争取一把。所以当魏琛的婚礼请柬寄到他手上时他高兴的了不得,全然忘了回来王杰希得怎么收拾他。

 

这个赛季微草止步四强,王杰希也在赛后的发布会上宣布退役,之后拎了包就搬来方士谦这里了。方士谦关了电视,偷着瞅了瞅去添水的恋人,反正最后修成了正果他哪会在乎那九九八十一难,人他能抱的着就够,之前的那些怂事……哈,就别提了吧。

TBC.

----------------------------

补完后文在http://zaixiaqishu.lofter.com/post/2727bc_5e6e95d

大过年的来个人跟我说说话啊QUQ

评论
热度(63)
© 客京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