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全员向]《在这之后》 补完FIN.

-来补上后半截,看起来是要比想象中的缩水了很少……

-前文在http://zaixiaqishu.lofter.com/post/2727bc_5e51799

-全员向,涉西皮有韩叶、方王、林方、双花、魏果、莫橙、张楚、肖戴

-有私心 OOC 多逗比,求不打我QAQ

-求红心蓝手,欢迎和我来聊天0v0我今早发现我牙疼是因为有个蛀牙整个人都不好了QAQ

------------------------------------------------------------

【6】

 

这一年轮回总决赛对战的是兴欣,当B市方士谦被赶着拔电源时观战的叶修刚从决赛现场出来,看着外面的大屏幕上播放着欢欣沸腾的轮回粉丝,偷偷的用手挡着风点了根烟。气象台预报明天有雨,空气中带着撕扯不开的粘稠。

“刚才过去的是邱非?”叶修回头,韩文清看见他嘴上的烟一张钱包脸突然变得乌黑。“嗯。老韩你别那么看我今天才抽一根!”“真一根也不该让你抽。”韩文清又瞪了他一眼,手伸进叶修口袋把烟盒和火机都摸了出来。叶修见烟被没收,脸顿时就跌了下来,怨念的看了一眼对方,“我真伤心,老韩你原来不这样的。”“我原来不哪样?”

 

今年嘉世打进季后赛却被霸图打败,媒体又兴致勃勃的把嘉世和霸图的恩怨挖了出来,虽然当年恩怨的主角几乎一个都不剩了,但是对于粉丝光这两个充满回忆的名字就够他们八卦半天的。叶修忽然想起线下比赛第一次见到韩文清时,几乎靠气场就知道这人是大漠孤烟的操作者。他忘了带火机嘴里叼着根烟晃荡晃荡的凑上去借火,韩文清看了他一眼,从兜里掏出打火机递给他,叶修摁了一下没打起来火,又摁了一下——那个打火机就被他摁坏了。

他难得有点尴尬的看着也是一脸尴尬的韩文清,摸了摸鼻子说打完比赛我出去买一个赔你。对方摆摆手,接过那个坏掉的火机就走了。韩文清不像叶修魏琛烟瘾那么大,那个火机直到线下赛打完回到Q市他准备洗外套才又想起来,上了QQ看见一叶之秋敲他,抱怨说老韩你跑哪去了我买完打火机回来你早不见人影了,他想了想回道不用赔,叶修说那哪行啊,见面第一次就把你打火机弄坏了多不好啊。他刚觉得这人挺有意思的结果对方又丢过来一条:“你看这也快到情人节了,没了火机老韩你烧情侣都不方便只能靠脸吓多不好。”

韩文清觉得自己刚刚真是个傻逼。

后来那个火机的事情也就这么没头没尾的完了。那之后叶修偶尔会想起年轻韩文清挺拔的背影,脑子里突然就弹出一条写着“大漠孤烟直”的弹幕。

 

呸,一点都不直,还这么讨厌。三十多岁的叶修忿忿的猛嘬了最后两口烟,不甘心的把烟蒂碾灭。“老林说他要去H市顺便看看你们,问兴欣什么时候回去?”韩文清看了眼手机短信,抬起头问一脸郁闷的恋人。“老板娘说打赢了就多玩两天,现在输了就明天回去。”他顿了顿,又补了一句,“老林他那哪是来H市顺便看看我们,明明是看看方锐顺便来趟H市。”

韩文清也笑了。前几个月他和难得出门的叶修采购完生活用品回家,结果在路上遇见拎着一大包零食点心的林敬言,林敬言笑笑说来H市想去看看方锐就顺便给他带点吃的,又问要不你们也带点回去?叶修眯着眼往撑的都快透明的袋子里一看,方锐爱吃的N市特产一样不少满满一袋子,他顿觉干啥非得多一眼导致眼睛受到了伤害,浑然不觉自己抱着购物袋的那只手上明晃晃的戒指闪瞎了多少人的眼。

 

叶修试图趁着韩文清回短信把烟偷回来,结果手刚伸进口袋就被对方抓住,手指和手指打了一会架,最后两个人汗津津的手指还是扣在了一起,叶修还不老实的拿小指挠了挠韩文清的手心,结果被对方用力捏了把手骨。计较鬼。叶修心里想。但还是静静的手机上变换的光映在对方面容上,柔滑了菱角。

天空里突然就开始往下蹦跶雨点子,叶修心里暗骂了一声看看雨又回头看向韩文清,“带伞了吗?”“你没带?”“我当然没带。”“那就没带。”

 

【7】

 

今年分外折腾。没结婚的结婚了,结婚了的生娃了。叶修韩文清今年收到的请柬比起往年简直翻番,这头刚看完闻名世界的天朝第一暴力奶张新杰抱着自己儿子一脸心脏不已的得瑟,那头退役抱的美人归的肖时钦被他的美人新娘戴妍琦在婚礼上抱着稀里哗啦一顿哭。又逢世邀赛再度来临,两人退役后都接受了国家竞技总局的挽留,一开始还带国家队后来直接就转入幕后去规划电竞蓝图了,这次虽然不用亲自带队,但也是忙的焦头烂额。

等世邀赛忙碌过去,陈果给他们打来电话说兴欣自己的大楼建起来了,邀请他们两个回来看看。曾夺下两冠的兴欣此时早已经不再是那个叶修从网吧拉起来的、从挑战赛到总决赛都饱受争议的草根战队,作为一支当之无愧的豪门,在打赢一场场比赛的同时,也在不断推进者关于职业选手退役后消化体系的建设。

“和我一起建起兴欣的是老将,在比赛中我也曾经见到许多老将,他们依然怀着对荣耀对电竞的爱,那么他们就不应因年纪而苦涩黯淡的离开荣耀离开电竞,更何况他们有着丰富而珍贵的经验和能力。”陈果在接受记者专访时说。她顿了顿,看向手拎外卖推门进来的魏琛,笑着起身接过塑料袋,又补了一句综上所述,“这条路很长也会很难走,但我相信不会比兴欣第十赛季时更难走。”

“还记得罗辑那个教授说的吗,把这笔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当初做出这个决定的魏琛这么说,“虽然我觉得这个方向比起经营战队没什么太大差别,但是这也是很需要的地方吧。”

 

这么一年忙忙碌碌,到了年底终于歇下来的两个人又回了一趟Q市看望韩文清的父母,韩母提出让他们留在Q市过年,但是被儿子拒绝了。“我们想回叶修家看看。”今年叶秋打电话来说叶老爷子发话说让他们两个回家吃年夜饭,多年坚持和冷战也终于守得云销雨霁。

坐在飞机上的韩文清难得有点不安,叶老爷子给他留下的阴影有点大。身边的叶修看看恋人,笑着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角,“放心,跟我回家了。”

韩文清也吻了吻他,“嗯,回家。”

 

大千世界茫茫,在这之后,他们还会有很多很多的故事。但是每一个故事里,都会有彼此。

 

FIN.

----------------------------------

大过年的来个人陪我说说话啊不然我只能去做五三理数了啊QAAAAQ

评论(14)
热度(50)
  1. 鹤船黛山 转载了此文字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