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全职】《生长》(多CP/TBC)

-6月考试周时说好的高考题目改写,我省份的题目,原题不贴了大家自己领悟

-分上中下完四篇,一篇一个CP,本篇方王,加一点点韩叶,PO主准高三噩梦补习进行中,剩下三篇啥时候出来我也不知道

-此篇脑洞开于巅峰荣耀里关于老韩和老叶关于那时还是小方的对话,机油说有只猫全文抢镜头【……

-4000+全部手机敲打我觉得我手速提高不少但是流水帐要怎么治QUQOOC一定有求不打脸

------------------------------------------------------------

《生长》

Words by 齐纾

 

 

【上】

 

“魔术师的血线的确是全场最难控制的存在,方前辈无愧于治疗之神的称号。”

此刻面对记者关于IGC这场四强赛魔术师解禁的询问,张新杰恨不得能用石不转的十字架把领队抽个够再回答。

镜头接着又转向了一边刚刚还震惊了全世界的魔术师本人,王杰希抬眼扫了一眼镜头,那双平静的大小眼通过电视转播把远隔重洋坐在微草俱乐部里和大家一起看转播的袁柏清惊了一下,突然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当初方士谦那句极其骚包的话:“什么时候你能奶好魔术师,什么时候你也就赶上师傅我了。”

他不由的又被自己的联想给惊了一下,赶紧摸了摸腿上趴着的猫来压压惊。

 

微草院里有一群猫。

最初是第二赛季时有天比赛完,林杰在微草后院里发现了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花猫,真的很小,大概断奶也没多长时间就成了只流浪的小猫。跟在林杰后面亦步亦趋,林杰停下来回头看它,它就睁着双黑色的水灵灵的大眼睛看林杰,冲他喵喵叫。被萌了一脸血的林队当即抱着小猫直奔小卖部,掏钱买了一包鱼肠喂小猫。那天晚上小猫吃喝完撒娇完就心满意足的跳上墙头走了,第二天挂牵着小猫的林杰拎着昨天那包没吃完的鱼肠去后院看它时,发现小花猫领了一群小伙伴来蹭食。

就这样,微草后院集结了一群流浪猫,形成了有十多只规模的用餐大军,平时游走在微草周边地区,一到饭点就准时在后院的一棵栾树下集合就餐。

等到林杰走后被委托了投喂大业的王杰希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去喂猫,那一群都瞅瞅前面王杰希放下的食物,再瞅瞅王杰希身后,就是不敢往前走一步。只有那只小花猫凑了上来,大大方方的吃掉了食物又大大方方的偎在王杰希脚边讨摸摸。有了一只猫开头,其他的猫也就都放下了戒备,凑上来把食物吃了个干净。

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的方士谦不禁有些抑郁。老队长走了新队长上任,别的队友们都习惯的很快,就连这一群林杰天天投喂的猫也都习惯了这个更替,只留他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在那里纠结。

到底纠结个啥啊。他整天对着王杰希你来你去,最多叫一声王大眼,就是不肯叫王杰希队长,队里的前辈看他老这样,请客出去撸串时一脸无奈的问他。

方士谦瞅瞅铁签子,其实他也不知道纠结个啥。

 

“脱离团队的魔术师在场上不仅不是神助力,还往往起到了给队友挖坑的作用。”

“从这一场比赛来看,王杰希红血过早除去自身脱节的原因之外,方士谦作为治疗却不能及时发挥作用也难辞其咎,虽然王不留行是治疗的噩梦,但方士谦并不成熟也是微草无法躲避的现实。”

邓复升把报纸往桌子上一撂,一腔怒火发泄在了吃了一半的煎包上。上场比赛微草对皇风,团队输的花样百出,这篇评论的作者是个有名的皇风粉,更有名的是个微草黑,从林杰延续到王杰希,三个赛季嘴里就没出来过什么好听的。喷了王杰希颇受诟病的团队赛脱节也就算了,连带着方士谦也莫名被黑了一把。

坐在同一桌上的方士谦喝完了最后一口豆浆,手都没擦就拿起那份报纸来。“别看了,又是那个家伙,没什么好看的。”邓复升想要拦下,方士谦却一转身子接着看下去,然后呵呵一笑,把报纸好好合上放在桌子上,“不是说魔术师是治疗的噩梦吗,那就让他们认识一下能奶王不留行的的治疗吧。”

 

那一年夏休期,王杰希反复练习,从本能反应的控制一点点打破魔术师打法。与此同时,方士谦钻研王杰希魔术一样的风格,熟悉在场上他每一次的判断,找出给予治疗最佳时机。打野图时他暗地里找了公会,表示让别的治疗奶别人,我一个人奶王杰希。

那时还叫叶秋的叶修看着短腿的守护天使满地图的追着骑着扫把无比风骚的魔道学者跑,魔道学者带着中草堂死死抓着Boss不撒手,守护天使死死抓着魔道学者的血线不撒手,每个恢复术都很精准却又让人莫名觉得别扭着。

“微草这个治疗是方士谦吧?”十分钟后最终由苏沐橙带着枪炮师大队把Boss击杀,这次的野图又归属了嘉世。网游里的混战刚一结束,叶修的QQ就被敲了,韩文清没发截图也没指明账号名,就直接问“这个治疗”,毕竟从王杰希出道之后,每次野图他的血量都是中草堂全体牧师和守护的关照重点,像这次一样只由一个治疗追着奶的事情还真是空前绝后。

叶修从烟盒里敲出一根烟来,叼在嘴里点上才回复,“对啊,腿短成那样还要追扫把,和大眼欠了他多少钱一样。怎么又动心了?你们那不还有个小奶妈吗?”

韩文清翻了个白眼,想到对方也看不见就抬手接着敲,“他只适合微草。”

叼着烟的叶修看见回复笑了笑。倒不如说只有微草适合方士谦,因为只有风格诡谲多变的魔术师才能激发未来的治疗之神。

 

竞技更适合年轻人不仅仅是取决于身体机能,也因为年少气盛不服输更能使人发挥出潜能。正如这一年夏天的微草正副队,年轻人不服气的少年心性,在短短一个夏休就让尚且稚嫩的微草治疗在魔术师的磨砺下绽出治疗之神最初的神光,也让肆意张扬的魔术师甘愿折断羽翼敛起锋芒将整个微草扛起飞向荣耀之巅。

 

方士谦的改变大家都看的见,而王杰希的改变方士谦是最先发现的。明明这样的改变是大家所希望也是微草所需要的,偏偏方士谦又是自己一个人拉着脸,闷闷不乐。

这样的王不留行一个短腿的防风都能追上了。他复盘时气场奇低脸奇黒,吓得坐在旁边队友还以为他下次团队赛要被放生了。

就这样莫名其妙又悄无声息的,他所不满的事情就发生了变化。

 

复完盘方士谦趁着大伙都去吃饭自己先跑去洗衣服,刚把衣服从脏衣篮扔进盆里天就阴了过来,灰乌的云伴着风飞快的遮蔽蔓延。方士谦听见后院里几声猫叫,想起刚散会王杰希就不知道跑到哪里了,又看看表估摸着这个时候小卖部大概全都是人,就放下洗衣盆从零食里翻翻捡捡,他零食都是垃圾食品,找了一会才找出小半包没吃完的鱼片。零食袋子还没收回去雨就哗啦落了下来,他赶紧拎了把伞去投喂那群小家伙。

 

方士谦撑着伞看着一群猫吃净了鱼片开始散去,发现那只小花猫这才从墙头上跳进来,走到包装袋上舔了舔并不存在的残渣,抬头看看他,又凑到他面前可怜兮兮的喵了一声。方士谦正想着趁现在抱着猫去买点吃的的可行性,身后就传来踏破雨水的脚步声,他回头一看,王杰希抱着个塑料袋,微草队服淋湿了一片,头发也被雨水打湿成绺。对方看到他也惊了一下,看看他身后那些已经跳过墙头离开的猫,又看了看树下的空包装袋和他脚边的小花猫。

“前辈也来喂猫?”王杰希抹了抹脸上的雨水,从塑料袋里掏出买来的猫罐头打开,放在小花猫面前。“嗯。”方士谦顿了顿,把伞往对方那里移了移,“怎么没打伞?”

“昨天猫食就吃完了——谢谢前辈——因为要比赛忘记去买了,今天想趁雨还没下赶紧去买,回来的路上雨就下起来了。”王杰希蹲下揉揉小花猫的毛,“听队里前辈说这只猫是最早来这里的?”

“嗯,第二赛季的时候来的。”方士谦又想起林杰。

王杰希摸摸猫又抬起头问,“那有没有名字?”

“有。”有些气结的方士谦随口就答应,又瞅着那只猫只有一边眼睛外边是一圈黑毛,看起来就像是那只眼睛小一样,脑中有个小人就阴恻恻的笑开了,“叫大眼。”

“喵。”那猫还很开心的接受了这个新名字。

“……”王杰希语塞心塞,“前辈……”他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第二赛季来到微草又和林队关系很好,怎么看这只猫都应该叫方士谦好吗!“要不叫防风?”

猫不理他,甩了甩尾巴。

“冬虫夏草?”

猫瞅他一眼,凑到方士谦脚边。方士谦摸摸猫的头,“大眼~”

“喵~”

王杰希:“……”

“小队长你就认了吧。”方士谦笑的一脸小人得志。

王杰希听见这个新称呼,顿了一顿,做了一下心理建设,最后还是没对着小花猫喊出大眼,只是伸手捋了两把毛。

 

于是微草就有了一只叫大眼的猫,虽然它很像方士谦。

 

进餐大军里的流浪猫来来去去换了好几拨,等到第七赛季时最初的那群猫就只有大眼还在,王杰希也怀疑过这只猫时附近的家猫,但也无从得证。

第二冠到手的微草一众在车上狂魔乱舞了一路,想到准备决赛这段时间猫粮没多少了,王杰希正闭着眼睛盘算得先给猫们买点吃的,就听见身边方士谦开口:“小队长?”

“嗯?”

“今天我去喂猫吧,你去给它们再买点猫粮。”

“好。”

 

能买到猫粮的超市比较远,加上还得应付本来就是个狂热微草粉现在更狂热的不可收拾的超市售货员,王杰希提着猫粮回到宿舍时已经挺晚了。他经过方士谦房间时看见屋门半开着,里面衣服胡乱扔的到处都是,但方士谦还没回来。

“乖啦大眼,吃完就去玩吧。”方士谦抱起来揉了揉今天格外缠他的大眼,当初被林杰发现时那么小的一只猫现在长到老大,就是黏人的特点一点没变——不过大眼也只黏它有眼缘的,柳非到现在都没能抱过它,周烨柏更好,头一次见到大眼就被挠了。

他把猫放下,催它走,自己也站起来准备回宿舍,可大眼就是死死的抓着他的裤脚不让他走,喵喵嘤嘤的叫的格外委屈。方士谦没办法,只能蹲下来接着哄。

王杰希双手插兜站在宿舍窗前看方士谦哄猫,听着大眼一声一声的叫,突然心里也很难受。

 

第二天一早王杰希像往常一样去敲隔壁的门,指节一打上门就觉的受力不太对,他好像又听见昨晚大眼的叫声,手轻轻一推,门没锁,里面什么都还在,账号卡也像原来一样放在桌上偏左的地方,微草队服叠的好好的放在右边,但已经没有了任何属于方士谦本人的东西,包括那个叫方士谦的人。

方士谦退役的打算跟他讲过,职业选手23岁正值当打,但也因人而异,就比如他,状态最高峰偏前,这一赛季虽然没有任何征兆,但是想要再续航几个赛季就会开始走下坡路了。“柏清现在也可以出师了,我想趁着年轻多看看玩玩,去体验一下电竞之外的生活。”当时方士谦坐在只剩下他们两个的训练室里,退出荣耀,然后关机,把防风的账号卡在指间转着玩,偏着头看他,语气风轻云淡。

王杰希看着不去吃东西只张望着他身后的大眼,抿了抿嘴角,蹲下顺了顺猫毛,大眼看着他,喵了一声,蹭蹭他的手。“他走了。”大眼又叫了一声。

“去吃饭吧。”

 

后来王杰希退役,微草格外费心的筹划了一场送行,明明王杰希家就在B市以后在总局工作也是低头不见抬头见,但大大小小都在抹着泪特悲情的队长这队长那,恍惚间王杰希还以为是自己英年早逝了。等他安慰好哭哭啼啼的一群小辈,王杰希手刚覆上拉杆箱的拉杆,就听见身后一声特尖利的猫叫。

回头一看,大眼在坐在微草大门口看着他。王杰希拉着箱子走到猫前,摸摸它,“我要走了,以后有英杰照顾你。”

高英杰听见这句赶紧用手背抹了把眼睛跑上去,离着还有一步多时大眼突然瞬间炸毛,一跃跳在王杰希的箱子上,瞪着一双黑眼睛看王杰希和高英杰。王杰希无可奈何的瞅瞅猫,一手把它抱起来一手拉着箱子往早就开出来的车走去,“好吧,跟我回家。”

 

昨天刚从英国飞回B市的方士谦被手机铃声吵醒时满脑子都是被河蟹掉的×,长短不一。他胳膊被一夜忘关的空调吹的又酸又僵,好不容易把早就没声了的手机捞到,他家门铃又响起来了。登时方士谦脑内的河蟹刷屏就上升到了黄少天的级别,连未接电话到底是谁的都没来的及看,就攒了一肚子起床气怒气槽满满的杀去开门。

他一推开门却像扎了眼的气球一下子没了气,戳着那里看着把目光从手机上收回来抬头的来人。而微草前队长看看傻了的方士谦,笑的像是第三赛季夏休期还未封神的对方,把怀里的猫又抱了抱:

“这里有只大眼,方神你收不收留?”

 
 上·fin

--------------------------------------------

-里面提到的那个夏休期是第三赛季和第四赛季之间的,本来设定是第四赛季之后的,但我实在不觉得方神能闹那么长时间的别扭……

-另,开头那里是因为我跟天蝎座的母上讲方神,我娘高冷的扫我一眼,我差点就跪了……一个天蝎犯起二来二十个我花样作死都比不上

评论(8)
热度(14)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