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三角/瓶邪】裤子和鱼

-CP的很隐晦……主要就是我个人对于三个人之后生活的脑洞

-脑洞来源于小吴穿着的小哥的裤子,和麻麻买了豆芽我想吃炖鱼QAQ

--------------------------------------------------------------------

《裤子和鱼》

Words by 齐纾

 

 

胖子在厨房折腾那条鱼,乒里乓啷的,我怀疑那个本来就不结实的菜墩子会被剁烂。

邻居大婶昨天送了条鱼来,本来想做成昨天晚饭的,但大婶和大叔不知道为啥吵起来了,一个无辜殃及的盆子隔墙被扔了过来,左邻右舍都去劝了,胖子也去了,只留我和闷油瓶在这瞪眼。

其实也只有我拎着鱼瞅他,他没看我,把落在墙边的那个盆子捡起来,倒上水放我面前,我再瞅瞅他,把鱼扔里面。

鱼掀了掀尾巴,撅我一身水。

 

从长白山回来已经快两个月了。

我抬起胳膊擦了把脸,不是汗,是空气里的水汽凝结在皮肤表面的小水珠,也有盆子里的水溅我脸上的。我面前两个盆子,家里只有一个,另外一个是昨天扔过来的,用完还准备和炖好的鱼让闷油瓶一起送回去。两个盆子里一个盆子里是浅色的上衣,另一个盆子里是深色的裤子。

自打我大学时洗衣服把衣服给染了结果那个夏天的T恤没有一个正常的,除了在那些命以外啥都顾不上的地方,我一直谨防再发生类似惨剧。

当初收拾东西来这时,胖子坚持不要洗衣机,于是我就成了专职洗衣机。主要是因为胖子把衣服稀里糊涂全都扔一起准备倒水揉时,我清楚的看见了闷油瓶的眉毛轻微的抖了两下。

我一边抱过盆来一边想胖子说得对,小哥是个极其要面子的人。

其实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在河里洗衣服,我觉得这就是胖子坚持不要洗衣机的根本原因,但这个活我揽下之后确实抹不开这个脸去在一群莺莺燕燕里洗衣服。

废话,一个两个都来问我闷油瓶的事情,娇羞的我都不忍直视。

 

胖子刚刚把他那件掉色一绝的正宗地摊血统的蓝汗衫脱给我,两个盆漂洗的时候倒不开,放哪个盆子都是染的命。闷油瓶从外面走进来,把那小半袋子胖子要的雨仔参的花瓣放到屋里,再出来时就把我刚刚漂完的那一盆上衣全一把拎出来,把水倒了又漂了一遍,再拧干晾在院子里。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直到他把盛着清水的盆递回给我才回神。我赶紧把胖子那件还湿乎着的蓝汗衫扔里面,小哥又要帮忙漂另一盆裤子,我下意识的抢了一把,结果正好和他拎的是一条裤子,一人一个裤腿,湿漉漉的衣服因为重力翻了个个,裆朝上,裤腰滴滴答答的往下淌肥皂水。

鱼的香味飘出来,胖子一边咂着嘴一边摆上小桌,扭头正好看见我们俩这戏剧性的一幕,笑,“你俩这是要穿一条裤子?”

槽。我心里骂了一句,赶紧松了手,“又不是没穿过你又不是见过,难不成才过了几个月我还要把那条裤子拿出来给你再温习一下?”说的当然是长白山的那条裤子,幸好上去之后小花又给了我一条。

胖子没管我,哼着走调的歌调回厨房继续端菜,我回头发现小哥已经洗完衣服了,正在拧那件汗衫,水顺着他小臂淌下来一流,他听见我的话正好回头看我一眼,我觉得那一瞬间我的脸得和那群大姑娘小媳妇一样。

槽。我心里又骂了一句。

 

我把盆里的水倒了回屋帮胖子,闷油瓶一手拎着盆一手接过一碗鱼出门给邻居家送过去,我在屋里都能听见大叔大婶的高兴招呼的声音,夫妻俩昨天还吵的盆都飞我们这边来了,抄完依旧恩恩爱爱一如过往的日日夜夜。

我端出两碗饭,坐在桌子边抄起筷子就先夹了一口鱼肉塞嘴里,又端出一碗饭来的胖子看见我已经塞进嘴的筷子哎哎哎哎哎了一串,“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呢!尊老爱幼懂不懂!”

“我只懂月半大厨你一定是一边尝一边做。”胖子在小桌另一条边前坐下来,也夹了一筷子,“这鱼真香。”

闷油瓶送完东西回来,当初往这里带衣服时就拿了我的号和胖子的号,他现在穿着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小花还是秀秀塞给的一件印着兔斯基星星闪的T恤,没有表情的兔斯基比划的方向正是日光的方向,整个画面和谐到不行。

我低头又夹了一块鱼肉,挑的没刺的鱼肚子,放到闷油瓶碗里,“小哥,这鱼挺香的。”“嗯。”他点点头。

 

喷香的鱼,院子里滴着水的衣服,熹微的日光,蒙蒙的像是雨一样的水。

这好山好水的好地方,适合养人,适合开瓶盖。



FIN.



------------------------------------------------------------------

-后来?后来胖爷就要求自己另租一屋了啊^ ^

-我的心心念念终于了结,该去奔向高三的怀抱了OTZ

-未来一切都还正好。

评论(3)
热度(16)
© 疏风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