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校领导级部领导班主任每天都在强调高三意识,然后我们在下面鸭子听雷,像高二每一天一样在下面赶作业。


老一被抽走去全级前26个人的尖子班,班主任开学那天跟我们讲老一上6楼时跟他说,他觉得自己像叛徒,老师安慰他去对你发展有利的地方,常回来看看就好。

后来老一每次遇见我,都跟我强调说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昨天晚上放学他看见我在前面,就跑起来追我,结果杯子和伞全都从书包里掉出来了。


今天开大会,很老的那一套,但是高三是哭的最惨的,老师们坐在每班最前,转过身来时候我都不敢看他,撇了眼一向硬气的25、26班班主任都摘了眼镜抹眼,偷偷的看了一眼老程,没想过他会哭,他那么矜持的一个人,很拽很冷硬,看见他眼眶红了在抹脸时我挺震惊的。

后来说要抱抱他,早就猜到的环节,想起高一抱他时他害羞僵硬成木头人,又看见第一个女生勾着他脖子抱了好一会,也想那么抱抱他,但又怕他害羞,真走过去时只打算象征性的抱抱他腰接着就走,结果他紧紧抱了抱我又拍拍我背,那一瞬间我真的挺难受的,走过去两步就哭了。

后来说让老班们自愿上主席台讲两句,我们那一瞬间都有点小失望,觉得班主任那种人肯定不会上去的,就算上去也会慢慢悠悠不情愿。但老程简直是飞奔上去的,头一个冲上去站上面冲我们挥手,想站的很热心很霸气但是怎么都是一股呆萌味,还一脸想哭想哭的。演讲的人举起话筒时他和另外一个老师同时抢到,但他没抢过来,听那人说时他一脸的急,等到他一张嘴是哽咽的沙哑时我整个人都要疯了。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是他们可以说你但谁也不能说你的,就是父母。高一刚接过来时我觉得不过是一份工作,突然有一天我觉得除了我谁也不能说28班差。”他哽咽了一下,又重复一遍,“除了我谁也不能说28班差。”

到这为止底下我们班所有人都哭了,连向来嬉皮笑脸的男的眼睛都是红的。我一点都绷不住,一边哭一边觉得现在就这样毕业怎么办。

每一个从高一就带着班走到高三的老班开口都是沙哑,别的班主任也都很绷不住,所呼唤的每一个班同学都是又哭又笑。27班同学说上面几乎全是高三老师,高一的要有多羡慕。

我们都笑,心里也很羡慕他们,他们还有三年,但我们只有260天。


那瞬间我突然明白对我而言什么才是高三意识。

那是分分秒秒的争夺,争夺分数,争夺高考,也争夺此生再也不可能来二遍的这群人和感情。


评论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