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戚戚]《年年岁岁一床书》

《年年岁岁一床书》

Words by 齐纾

 

 

我都不记得卢照邻说的是啥了,大概就是这个意思。看到的一瞬间还以为他年年搬宿舍。

离高考还有121天。

 

昨天10点跟窝在家里被窝还没醒的大一表姐打电话,聊得很愉快,聊了俩小时,收线的时候十二点,她依然还在被窝里没起,窝床上跟我聊了俩小时。

我跟她说,姐我明年要是考去青岛,你要带我去玩啊。

她说,好啊,你想去哪啊。

我说,哪好玩去哪。

她说,那好玩的多了,你明年要是考上中海大或者山大青岛分校,我就带你去玩,别的就算了。

我说,为啥?离得太远了?

她说,不,太丢人了。

 

今天我特意查了查中海大的分,650,学渣只有哭的份。

 

后来要收线了,她那头伸了个懒腰的音,然后说,好好学习去吧。顿了顿又说,没有卷子的感觉真好。

40张化学19张生物4套物理4套数学4套英语8套语文的我就疯了。

 

没错,高三狗的我就是题目那样潇洒【一甩秀发,扭到脖子

 

我跟她说我们班情况,她说你们班太沉闷了,明年肯定考不好。

我笑了说,对啊,肯定的。

高三二十八的教室里,坐着的是一帮循规蹈矩、老老实实的恨不得能坐地成石的人们,我独以自己的自由自在活在其中,几近窒息。

期中出来有人哭了,OS我只有受的打击太少。如化学老头言:

不经打击太天真,打击多了容易傻。

 

我自己都不记得我有多少次想哭了。

坐在教室里,手里握着笔,很想哭,然后憋回去,继续刷卷子。刷着刷着又想哭,一会又好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想哭,可能太沉闷了吧。

 

我不是我所厌恶的那种作的人,言说自己的高三黑暗无光多么难熬,如姐姐说,高三反而是我最快乐的一年,整个人的喜怒哀乐都单纯了,生活被卷子填的充实非常。

可能难受就只是一瞬吧,情绪波动难免的。

我无法在一群相信高考奇迹、盲目乐观的人中间除了面上风轻云淡还要保持内心冷静。

劳资只想指着老程骂娘。

 

没什么含义,就是想写点东西。

洗洗睡了,明天继续写卷子。


评论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