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九美人谱》玉颜色篇

算是新年礼物了,高三狗一只不成敬意【鞠躬

------------------------------------------

[檀板轻敲]玉颜色

 

帝都顺化有茶寮者,名晓灯残雪,其主玉颜色,闺名林蘩,左护军林景云族姊。允铭初,林氏至帝都,一日内坊巷皆云有美娘子,一人睹其容而惊曰:“世间果有颜如玉。”自此人称林氏玉颜色。

林氏父母不详,唯知幼失怙恃,寄于林景云父林谊。景云性柔善,幼常见侮于诸子弟,林氏亲制粥食慰之。裕景中,林氏流落至青城,遇沈子培,彼时子培眼疾发,不能视物,林氏亲为调养,愈。子培感其恩,语林氏曰:“至帝都,有难皆可报我。”后子培多有助。

允铭中,北疆有犯,上命景云为帅击,祁简副之。至鄙,兵分三路,各守其垒壁,然简军中生变通敌,北疆亦阴谋袭景云军。简欲告景云,疑而不敢托。会林氏于青城,私谒简曰:“君信可予我。”简曰:“军机至急,汝妇人,不可。”林氏曰:“景云我弟也,岂有姊忍睹弟之困乎?君可信我。”简终与林氏信。

林氏日夜倍程以往,彼其至壁,半身血污难辨,身披数创。人见闻无不动容。景云责之,林氏笑曰:“吾闻汝有难,何曾细思量。”景云不言,出,泣。

后景云封定国侯,林氏为侯府主事,居窨香院。院中手植茉莉十,以花窨茶。然至春九发一无花,人皆疑,独林氏指而笑曰:“此花,吾也。”余与妻尝得林氏之茶,其香柔而不媚,清而不散,何止于人之珍,必也仙之藏乎。

简素慕林氏,景云曾曰:“简,我挚友也,端直宽雅,蘩姊视之如何?”以微探其意。林氏不语。景云憾以告简,简笑,亦不语。

允铭十年,林氏血疾突发,明年春,卒。林氏终生未适,循礼不得封,然卒之年,彼茉莉始放,香气清异,帝名之玉蘩。后有人家植种,皆甚爱之,感林氏恩,唤其玉蘩娘子。

世奇人众,奇女子众,然余未见奇之如林娘子者。其为闺中女子,不曾识兵马之书,不曾谙经画之术,韬略堪比丈夫,豪气不逊侠士。居市井之喧,而不喧其心;居深院之冷,而不冷其性,率直慈友,惟惜早逝,此为天亦爱奇者乎?

 

…………

余居孟州时,尝闻余妻曰,简于泙州得一乐伎,其音貌酷类林氏,然性温顺从,不似林氏之刚直。简燕乐多携此伎,酒酣之时命其歌,伎歌罢,常见简泣而不言。后又闻,简为伎赎乐籍,妻麾下将。昨日,余子庭栾得内兄子培信,言简卒于帝都,至终未有一妻一妾。

 

 

 --------------------------------------------------------------

老板娘这篇是我九美人谱里目前最长的一篇,之后更长的估计就只有雪阮(原名绿阮)了。写这么长主要是因为我挺喜欢林蘩的,她是第一个在我脑海里活起来的人。这篇基本上就把花下眠里面的不重要情节都涵括进去了,但是林蘩的身世之谜还没写,因为蔺若英肯定不知道,私设只有林蘩和沈子培知道,所以如果高考后有空我还是会继续写花下眠的。

其实这篇挺对不起祁简的,本来最初设定他是个没有爱情线的人,不过写了一段之后发现缺点人气,就加进去这么一截不算感情线的感情线,放心,正文里肯定没有俩人感情戏的【揍

祝大家新年快乐,祝我自己高考顺利!

评论
热度(3)
© 疏风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