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诗酒趁年华

潦潦草草说点自己的东西……这只是我个人的碎碎念罢了……





初六的时候前两届的学霸学长们回来开演讲来着QUQ我在瑟瑟阴风天要下雨礼堂要冻死人的环境下前所未有的苏成了一团……这辈子的脸都丢净了OTZ

最后提问时学长说“按我们那时候来说,一般是没有人举手的,估计你们也差不多,所以写个纸条吧”于是我憨憨的写了个憨憨的卖萌的纸条,努力的想要把它塞进我心仪大学的学长手里,但是很可惜,他跑到文科那边去了QUQ估计是看着那边妹子多,理科估计是看着男生多,这边来了两个学姐,我就又憨憨的从上面写了大学的名字,递给学姐。

于是一会就看着学姐拿着纸条跑去找他了……然后他就笑了,拿着纸条逮谁跟谁笑QUQ最后北交的学长(是主持人)都说可以散了的时候,国科大的学神学长又拦下来跟我们语重心长的讲了会理综,挺感动的,毕竟十二点大家都饿着他也要讲完。

 

当然最后我也就没能听见来自心仪学校的学长的鼓励【笑

 

那时说写纸条我就赶紧借纸,分成两张后拿着其中一张不知道怎么下笔,随便开了个头,不满意,就揉掉,用另一张卖了个萌,没提任何实质性的问题。

我的学习就是我的事情,没人能帮我。对于那所学校,那是从高一支撑我走到现在还剩100天的动力,也没有必要说太多。

我只是很想很想告诉一个人,谁都可以,我真的为了那所大学拼过。

而且一直拼到现在。

只是很想说这么一句,在心里,在梦里,我都很想说。

我多想张开双臂,昭告天下。

再不说就要晚了。

 

昨晚做梦,梦见买衣服,掉牙,梦见有个人跟我说我考不上。

衣服是因为圆通还没到,掉牙是我牙疼了好几天,考不上……我真的不想再多说什么了,说多真会哭的。

650分,凭心说,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腆颜说我考得上。

但是还是不甘心啊,怎么可能甘心啊。

从初六到十三,每天晚自习加练理综,一切按考试来,我看着24X的分,多少次,想要哭。两天一轮考全科,理综230~250,数学110~120,我连整理的心都灰了。

从未这么绝望过。

 

还是很感激那群学长的,他们回来,对我而言,不是给了我多少关于外面世界的向往,不是给我多少建议和意见,而是给了我一个未来的光影。

我们这一届,又虚又水,我坐在班里,身为一个怂包看着周围一群怂包洋洋得意,内心真的挺绝望的。

我不知道我给了别人什么假象,抑或他们只是安慰我,我跟姐姐打电话时,真的很想告诉她,我都不担心我考不上211,我担心我考不上一本。

 

高二在二号楼时,弄班级文化,每个班都用水粉在墙上画,有龙有凤有狐狸有仙鹤,弄得和神兽动物馆一样。几天后,不知哪个班用多余的颜料,在通往厕所的一面墙上,竖书五个大字:

 

诗酒趁年华。

 


估计一气写完,诗字墨色饱满,华字一道长竖尽是飞白。




2/22/2016

齐纾

评论(5)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