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戚戚]尺素(更新01)

-复健产物,完结后我会把脑洞来源发出来

-故事走向奇葩无比,纯手机打

-明天出成绩,今天这算是攒最后一把人品w

---------------------------------------------------

《尺素》

Words by 齐纾


“学姐好。”


杨正桢抱着书向正读着文献的郑之妍打了个招呼,郑之妍连头都没抬,放在书页上的左手只翘了一下食指,算是个“爱卿平身”的示意。杨正桢扁扁嘴,没说什么,只是双眼开启手机辅助光模式,瞅着坐在郑之妍对面的那个男生。如此瞅了半分钟,那个男生终于受不了了,像看神经病一样看了看杨正桢,又特留恋的看了看郑之妍,轻轻的叹了口气,收拾书起身离开了。


对方前脚刚走,杨正桢就笑嘻嘻的把书放在了郑之妍对面的桌子上,拉开椅子坐下。郑之妍是比他高一届的学姐,实际比他大两岁多,两个人的导师都是有“霍元甲”之称的霍元宁霍老教授。霍元宁六十多快七十的人了,一头银白头发一丝不苟的挽成发髻,不留一点点碎发在外面,看起来就像脑袋上带了个银白壳子。


杨正桢当初刚开专业课时,有个学长就跟他讲光看霍元宁的发型就知道霍元宁的性格,光听霍元宁的外号就知道霍元宁多爱折腾学生。当初杨正桢不信这个邪,百分之九十九的注意力都在郑之妍身上,剩下百分之一的注意力扫了一眼那个抿着嘴一脸严肃的老太太。老太太抬眼像打量一颗地豆子一样看了他一眼,然后转头,冲郑之妍招招手,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杨正桢,杨正桢当时就像是被人把刀横在了大动脉上。



“老师,这是杨立桢,16届新生。”


郑之妍微微笑着开口,像是微风拂过如镜湖面,撩起一串涟漪。



这两天有人找到霍元宁,说是有个墓挖掘现场在棺里发现一个银盒子,盒子里有块素锦,啥字都没有,谁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于是前来请教一下霍老教授。老太太瞅瞅来人,像是在菜市场里买菜,然后拿起镊子,轻轻的夹起素锦一角,一边站着的杨正桢赶紧上前拿架子夹起同一边另一角。老太太看了看,放下,又夹起另一边一角,杨正桢也帮忙夹起来。


老太太就着看完了反面,把素锦和镊子放下,用手敲了敲桌子,郑之妍上前用镊子自己看了看素锦,又对光瞧了一遍,那神情简直像是在鉴别软妹币真假。就差旋转看看油墨变不变色了。杨正桢心里笑了笑。


郑之妍看完素锦之后,谦虚的低着头看向老师,老师点点头,郑之妍才对来人开口。“检验结果什么都没发现?”“嗯,没检验出这块素锦上有什么,所以才来请教一下霍老前辈。”


霍元宁抬眼又看看郑之妍,“谁的墓?”郑之妍又问。“刚才来的时候提过,现在只能判定年代,身份还不能确定,初步判定是某个藩王。但规格还达不到,所以可能是某个刚成年还没正式封爵的王子。”


“有什么眉目吗?”


这就是杨正桢和郑之妍连续泡了一周图书馆的原因。郑之妍现在看起来依然漂亮,但是杨立桢已经能看出她眼下淡淡的青黑了。


说起来郑之妍算不上多貌美如花,只是属于比较耐看的。初见面只觉得清秀不错,但是天天看也不会产生审美疲劳,反而有一种“咦今天好像比昨天更好看一点”的感觉。


尤其我们要强调,情人眼里出西施。


-------------------------------------------

不要认真设定和BUG,一切以剧情为先

只是复健产物别认真

更新不再开新帖

评论
热度(2)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