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下阿舒OwO
多病懒猫/出没随机
毛很软容易捏/不吐槽会死星人/二次元常失踪人口
脑洞深大多/开的天坑像环形山一样多/脑速>手速>网速
拖延症病重不救/蛇精病周期性发作/学医两眼泪


新浪:疏风瘦
其余网站ID都是齐纾

欢迎有人来捕捉w

【剑三/花策】《当归》

-伊吹五月剑三同人的同人,孙萚×徐沨,一切人物归她,OOC归我

-现代设定,里面如有专业知识或者常识错误请见谅,都是剧情需要

--------------------------------------------------------------------

《当归》

Words by 齐纾

 


“心肝儿啊,看在这是我假期最后一天晚上的份上,我能不喝药了吗?”

孙萚端出那一碗带着袅袅白烟和草药特有苦辛味的药汤时,徐沨正一只胳膊放在椅背上,另一只拿着手机看,一脚踩在椅子上,另一脚用脚趾夹着拖鞋甩来甩去,闻见那股中药味,她顿时从从头到脚打了个哆嗦,脚趾没夹住拖鞋,直接从桌子下面甩了出去,打在孙萚脚踝上。

“趁热喝,凉了拉肚子。”孙萚看了看那只拖鞋,把碗放在徐沨面前,弯下身,把鞋又从桌下扔了回去。徐沨一抬脚一落脚,正好穿上。“坐好,把那只也穿上。”说着从大马猴般坐着的徐沨身旁绕过,“我去看看芃芃。趁热喝药。”

徐沨撇了撇嘴,听着孙萚上楼的脚步越来越远,正打算把药拿去倒掉,手机就响了。难得被吓一跳,药汤晃了晃,上面那层油膜状的物质和汤液洒出来一些,正泼在徐沨略长的衬衫袖子上。

不多,一点点,一小截边带着几个零星的圆形,那黑漆漆的药汤渗进白色的衬衫里,变成黄色。

“嗯。知道了。”

 

徐沨站在门前穿鞋,又黑又长的头发扎成马尾,在背上呆不住,随着她弯曲的身体滑下来,等她穿好鞋一撩头发,转过头看见孙萚正靠着楼梯默默的看她。“明天吃过早饭我送你?”

“不了,提前归队。”

孙萚点点头,看向一边的桌子,上面没有放着药碗。“药我喝了,碗也刷了,你的衬衫袖子不小心弄上了点药汤,趁着没干透你赶紧洗吧。”徐沨检查着自己兜里的东西,一边漫不经心的说,一边往孙萚这边走。

孙萚现在也没那个闲心吐槽她穿着鞋在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屋里走,因为徐沨环抱住了他的脖子,歪歪头,笑着说:“等下次能完整休个假的时候,我要看看你药方子上写的啥,那么难喝。”最后几个字消失在吻里,徐沨好像用这种方式既控诉了药的难喝,又证明了她确实是把那碗中药喝下去了。

只有天和她自己知道徐沨收了线之后,看着那碗药,特别壮士断腕的喝下去,结果过于豪迈喝呛了,弄的不仅嗓子里胃里连鼻腔里都一股中药味。

 

快要下班的筱筱曾经看着来值夜班的孙萚,和熬得一点头一点头的芃芃感慨起这一对来,困的连眼都睁不开的医学系在读少女迷迷糊糊的从嘴里勉强挤出一句正常逻辑的话来:“姨姨和老师都太习惯这种日子了。”然后砰的一声脑袋砸在了病理书上,也不知道是这声巨响吵醒了还是砸醒了,芃芃晃晃悠悠的又把脑袋从桌子上撑了起来,把一根笔从书里面摸了出来,然后放心的把头枕在上面睡了起来。

“唉,反正我也不是很懂。”筱筱叹了口气。

 

孙萚和徐沨是法定夫妻没错。那套不小的房子的房产证上本来是写的孙萚的名字,结果不知道哪个没有徐沨陪伴的噩梦之夜之后,刚从医院下夜班的孙萚第二天又去加上了徐沨的名字,后来徐沨以此为理由,把装修的钱掏了。

提到房产证我们就不得不提一下两人的结婚证。那天本来叶芳驰约徐沨和孙萚去聚会,两个人正开着车,徐沨的手机就响了。孙萚默默的看了一眼自己女朋友,然后转方向盘,刚收了线的徐沨一边给叶芳驰打电话说自己去不了了,一边特别惊讶的看着自己男朋友把车开进了民政局的门,停好车后,特别熟门熟路的拿出证件,开门下车。

电话那头的叶芳驰还在遗憾,兼有她家孩子和对象鸡飞狗跳的背景音,徐沨也开门下车,跟在孙萚后面进了服务大厅。一直到接过两本结婚证再把其中一本递给徐沨,孙萚基本上没说什么话,只有徐沨在一边咂嘴说“你证件照比我好看多了。”拿着小本本就差对阳光看看了。重新上了车把车倒出来开上路时,孙萚才开口说:“等你能完整的休个假,我们就把婚礼补上。”正好一个红绿灯,徐沨探过身去亲了他一口:“真贤惠。我怎么没发现集合地点和民政局竟然在一条路线上。”

 

徐沨基本上没有能完整的休完假的时候,即使有,大概那种记忆也是孙萚孙主任还是一个实习生的时候了。不过那时候好像她也没觉得完整地休假多么好,而且现在她也这么想,所以婚礼也就一直没办成。

她倒不是很放在心上,她二哥穆老三婚礼进行到一半穿着西装带着花归队了,脑袋上的发胶还锃光发亮。这事要是落她头上,提着婚纱头顶面纱踩着高跟鞋里面还裹着新娘内衣就奔赴任务,徐沨觉得那画面太美她不敢看。

除去她工作的特殊性外,导致徐沨基本上没有完整休假没能办成婚礼,甚至连一张她喝了快要近十年基本上没怎么变过的药方子都没能好好看的原因,很大因素上是两个人的吵架,呃,与其说两个人吵架,不如说两个人比赛傲娇。对此,看着徐沨手拎高跟鞋、从窗户里爬进来的芃芃闭上了刚刚数完“三”的嘴,转身投入病生的怀抱,留下孙萚的砸门声和在她床上装死的徐沨。

没错,这正是开头那次休假的下一次休假的最后一天。

 

医院里有台手术过于棘手,在凌晨把自己一个人睡卧室的孙萚CALL走了。赶在闹钟前醒过来的徐沨小心翼翼的从芃芃床上翻身下来,看了看芃芃只是皱了皱眉,嘴里嘀咕着什么翻了个身,没有醒的迹象,才又小心翼翼的打开门下楼。

厨房一个锅里有早饭,也有一个锅里有一碗中药。准备温早餐的徐沨很严肃的想了想要不要温药,正在想的时候,看见一张处方笺压在一个碗下面。处方笺这么老的东西依稀都是存在于他和她初见时候的年代了,徐沨愣了愣把那个碗拿起来,大概碗底有水,处方笺上是一个圆圆的水痕,正正巧巧把手写的姓名和一味药圈进去。

 

徐沨

当归

 

那归字带着孙萚书法如他本人的稳重,那长撇却被水痕晕染,像是带着潇洒般拉长了。这种事情估计孙萚是不会故意干出来的。当归不归这个故事徐沨还是听过的,但无论如何是没办法把自家那位和故事里的主人公联系起来,那个形象可能比较像婵嫂?徐沨笑了笑,把温好的早餐端出去,再把药温上。

孙萚不是那种在家等她回来的怨偶,独守空房以泪洗面。徐沨有她的责任有她的情怀,有她必须要做的事情,那么,孙萚也一定会有他的责任他的情怀,有他能做的事情要去做,徐沨要保家卫国,孙萚也要救人性命,无论相隔多远,他们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守护生命,也是在守护对方。

不过,徐沨又拿起那张处方笺,笑了笑,上面的水很快干了,留下皱皱巴巴的一圈,她把那碗药喝掉,一边呸呸着嘴里的苦味一边刷了碗,再把湿漉漉的碗放在处方笺上。

 

这天作的巧合也很合朕的心意。

他们这种人,有的时候,还真的需要记得自己当归。

为国捐躯的觉悟是刻在骨子里的,但也要记得当归,才能更好的、更坚强的活下来。

这并不矛盾。

 

 






 

当然我们可以忽略掉回家的孙萚发现写在医师一栏的自己的名字和徐沨的名字处于同一个圆周上。

徐沨把碗倒过来放了。

而且这一定也不是故意的。

 

The end.

 

 










 


PS:之所以说不是故意的,因为圆圈里面还有当归黄芪党参茯苓等等等等能熬出让徐沨觉得难以下咽的药汤的药材。

徐沨给他打电话抱怨说:“心肝儿,能把那些东西拿来炖鸡而不是给我炖药吗?”

PSS:如果徐沨正放碗的话,估计孙大夫的名字会和玫瑰花圈在一起。

所以老天让她反着放了碗。

 

The true end.

 



[舒奶奶絮絮叨叨时间]

嗯还要再审明一遍,这个是伊吹五月剑三同人的同人,一切人物归她,OOC归我。

太太的大日常到山河人间特别戳中我,加上我真的对军×医这种东西没有任何抵抗力啊,里面两个人上元节那段OMG……看见军娘的时候,我已经沦陷了一半,看见花哥的时候,我又沦陷一半,被剧情迷住的时候,好吧已经没有什么我了。

实在是脑补了一堆,又不敢对剑三背景的花策下手,只能从太太的现代版设定里发挥了QUQ窝窝窝窝只是个高中毕业生,对中医药什么的我只能说我久病,成不成医啥的我就不知道了。太太的条漫里面萚哥提到过沨娘受过伤又常年行军没能好好调理,代岚提到过给沨娘下热性奇高的蛊对她身体好,大致可以推出沨娘应该属于体质偏虚又寒凉,在日常中药材中,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当归……

我觉得我有必要吐个槽就是体质虚不是虚弱的啦,你看那些X虚的人一样扛煤气罐一口气上五楼啊,勤锻炼身体好但不意味没有旧病在埋伏啊QUQ个人药单子上的铁三角是党参茯苓和黄芪,这三个东西和当归都是可以混着炖鸡吃的……所以沨娘最后打电话抱怨说让萚哥给她炖鸡而不是炖药。玫瑰花……这个也是在我药单子上有的,还是在最后一行,下面就是医师签名,所以说这篇文章的大部分私设建立在我的药方上面OTZ

私设花策两个人已婚,芃芃和他们住在一起,有一所大大的房子,没有整天整天扫地拖地做早饭的老妈子,筱筱和萚哥都是医生,筱筱大概只是个普通医师,萚哥是主任,什么科室不知道,芃芃还在就读,会去医院当志愿者,那天晚上为什么熬那么晚困成那样不知道。

明明写完的时候觉得自己不会絮絮叨叨很多的!现在小作文一篇了,总之,就是很喜欢伊吹太太描绘的那种感觉了!有爱有同人!

另:高考完了现在在渣基三,炮姐一枚求狮虎【揍


评论(13)
热度(41)
© 黛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