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晨星》

-迟到的情人节贺礼,感谢脑洞赞助商婆婆,此篇有车祸,司机已死,围观车祸请注意安全。

-这篇设定GGAD关系比原著缓和一丢丢。哈六中写过到1945年校长都是阿芒多·迪佩特,所以这篇里面AD是变形术教授。

-第一次把车开出车库,私设如山,OOC一定有,OOC一定有,OOC一定有。

-如蒙错爱,感激不尽,不求小心心,但求一回复。

 




 

《晨星》

Words by 齐纾

 

 



 

 

在从蜜蜂公爵买完糖果,顺路帮忙把中了强效迷情剂、把霍格沃兹每一根柱子都当成情人的学生送到医疗翼后,邓布利多又在回自己办公室时,看到了一个戴着黄黑围巾的男生抱着一个红色的盒子站在胖夫人的画像前犹豫不决,而画像里的夫人正一脸不耐烦的挥舞着自己的扇子。

 

那个男生在看到邓布利多走过来的时像是一只受惊的幼猫,浑身不自觉地发抖,恨不得反身撒腿就往回跑,“邓布利多教教教授!我我我我……”戴着眼镜的男生带着雀斑的脸越来越红,说话的声音却越来越小,最后邓布利多发现自己都在眯着眼睛听他那些消失在哆嗦中的辩白。他耸耸肩,给这个男生怀里的盒子打了个紫色的蝴蝶结,拍拍他的肩,“放轻松,我想那位小姐会喜欢你送的巧克力的。祝你好运,格兰芬多们喜欢勇敢的人。”

 

还没走多久他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欢呼,变形课教授摇摇头笑笑,低声的自言自语道:“年轻真好。”

 

 

 

回到办公室时,一只猫头鹰已经在他桌子上等了一会了——从它踢翻了的墨水瓶已经流完了绿色的墨水就可以看出来。邓布利多拿起那封信,又随手给了自己的桌子和羽毛上粘着墨水的猫头鹰一个清理一新,那只猫头鹰才磨磨唧唧的从窗户飞了出去。

 

桌子上堆着少说几十封信件,来自各国魔法部和各家报刊,其中还有不少个人信件。前天他收到了一封蓝色的信,一拆开那封信,那蓝色的纸张就开始剧烈的颤抖,像是随时能把自己撕碎,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信里传来一个女人尖锐的哭声。

 

“邓布利多先生,我求求您,我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的丈夫,他已经被抓走了半年多了,求您看在我即将出生的孩子的份上,求求您,我已经承受了半年多失去丈夫的悲伤,我的孩子不能活在没有父亲的世界了。”那封信边哭边说,到最后纸张都湿透了,沿着边角滴滴答答淌水,简直像那位女士把自己的哭泣用的手帕寄来了,他只能给它一个干燥咒再把它放回桌子上。

 

很让人感到悲伤的是,那封信里提到的男人名字,今天还是出现在了报纸的确认死亡名单上。邓布利多不愿去想一个怀孕的妻子要怎么在情人节前夕面对这个噩耗。

 

他一封一封的拆开那些信,官方的大多千篇一律,委婉的请他“为了魔法界和全人类的和平与稳定”去回应那个听起来荒谬无比的传言——“正如坊间所言,您是唯一能打败格林德沃的人,我们坚定的相信您有这个能力”。而那些来自私人的信件则书写着一个又一个家庭的悲剧,传出一个又一个悲伤绝望的声音,像一把又一把的刀反复的划割着他的神经。

 

那个冒冒失失的猫头鹰带来的信是来自纽特·斯卡曼德的。这是难得的一封让人感到高兴的信:他和他妻子蒂娜将要迎来家庭的一位新成员——“我希望是个女孩,最好能长得像她妈妈”。这位神奇动物学家的语气充斥着将为人父的欣喜和紧张,活脱脱一个傻爸爸。

 

邓布利多笑着看下去,他的学生絮絮叨叨的描述着自己对于孩子的期望,新到一地发现的各种神奇动物……他不自觉的眉头皱了起来:“最后,教授,我不相信传言,毕竟这听起来荒谬极了,但是我得说,格林德沃好像对您确实有所顾忌,不知出于什么原因。”

 

他放下这封信,摘下眼镜捏了捏眉间。明天周日,没有任何约会的情人节,他会有一整天的时间去回信,而现在,人们口中传说的伟大的救世主先生——阿不思·邓布利多只想上床去睡觉。

 



前方车祸现场,请注意安全。

链接点不开的话,回复里也有。

https://shimo.im/docs/Ht0fQRhSDnAMePxH/


评论(22)
热度(80)
© 客京杏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