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期性自我厌弃,随笔记一点防止过去这阵就失忆了。
剑三A了,策唐的故事就这么没头没尾的完了,可能还会迫于发小压力添两笔结局,但也不知道何时何日。
GGAD入圈时完全不敢产粮,圈内大神如云,自己文盲一个,满腔爱意只偷偷在念上写小论文,直到看到有个姑娘说,圈里小论文好多但是粮不多呀。
于是我拿起了铲铲,小心的开始写东西,但还是不敢发,直到加了群被姑娘们的热情感染,一时脑热写了一篇,一天一夜,写完了觉得脑子里依然还有火,然后趁着尴尬癌还没爆发,眼一闭手一抖发出去了,晚上睡前欣喜满足的抱着回复一遍遍的看,第二天早上再看自己写的东西,就羞耻的想要删掉,但终究舍不得姑娘们可爱的评论的心心。
被小动物拽回魔法世界,是第一次不去写论文而是尝试用故事来描述自己心中的他们。本来想三刀就把我心中的GGAD写出来,然而第二刀难产;本来想着写的足够来描述我心中GGAD就够了,结果还在傻不溜秋的写车。这一对实在太燃烧生命了,我一共写了两篇,写的时候都是如同不要命,只想写完,即使写的再差,也要写出心里的爱。
我妈看我整天蹲在电脑旁疯魔,说:
你写东西有什么用啊?

确实没有什么用,而且还写的不好。
但当我写着我春天的歌,那么就是花开的季节,即使大地仍然沉睡在雪里。

评论
热度(6)
© 疏风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