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The Room Of Requirement》

-群内第一届拼文活动

-关键词:有求必应屋 不同色的袜子 见岳父

-预警:有一个车轱辘,标出对话是HP4原文引用,人物属于罗琳,OOC属于我

-如蒙错爱,感激不尽,不求小心心,但求一回复。







《The Room Of Requirement》

Words by 齐纾

 







If you have to ask,you will never know.If you know,you need only ask.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下》

 









邓布利多教授觉得自己像是突然从某地坠落,手剧烈地一抖动,从迷迷糊糊的梦境中醒了过来。刚刚那一手抖,一针不知在睡梦中被挑起多久的毛线掉了针,邓布利多揉了揉眼睛,把掉的那一针倒回去,熟练地救起针然后继续织下去。


圣诞节的霍格沃兹格外冷清,绝大多数学生和教职工都回家和家人团聚去了,没有回家的人们也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他说他有点累了就早回去了,可怜的阿不思,每天都忙着修改学生们的作业和变形术的教案,还要给报纸写信发表论文,连圣诞节也不例外。”白发苍苍的草药学教授裹了裹她刚从礼物中拆出的围巾,“不过阿不思织的围巾是真暖和,没想到英俊天才的青年也会干这种细致繁琐的活。”


而年轻的变形术教授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早早地回去躺在床上进入梦乡,而是自己一个人蜷在有求必应屋织着袜子。这间屋子正是他年少时卧室的模样,连床头那箱补贴家用的织物都完美地还原。只是那时候他为了能更快地赶出更多的成品,会用魔法让一排毛衣针同时编织,上面难免会有松紧不一、掉针漏针的瑕疵,也会因为没有足够的钱买到合适毛线而有着奇怪的配色。


现在他正两手拿着棒针,中指上绕着一圈线,用麻瓜的办法一针一针地编织着,手下的织物变得紧密完美,可能能卖出比原来高一倍的价钱,但他已经不需要用这些东西来养活没有自理能力的妹妹和还在上学的弟弟了。对于阿不思而言,这是一桩让人厌烦但是不得不去做的活计,而对于邓布利多而言,棒针毛线穿绕挑拉的过程,是一个把自己内心深处的秘密织进去、获得片刻喘息的机会。

 




那些蹩脚的编织品被留在了戈德里克山谷,他连上面有着什么样的花纹都记不清楚了,但是这个屋子却仔仔细细地给他变了出来。邓布利多曾经在第一次进入这个屋子的时候略略翻动过箱子里的东西,里面有那么多的羊毛袜子,然而这些都是有求必应屋魔法的产物,带不出屋子也无法存在长久,一双也不能解决他此刻迫切的需要另一双袜子——他脚上的那双已经磨破了一个口子。


窗外虚无的魔法夜空飘起了雪花,屋子里没有火炉却依然暖洋洋的,这是霍格沃兹的温度。他曾经在一个又一个灰暗的圣诞节里怀念着在沃土原的那些新年,那个时候家里的壁炉里跳跃着温暖的火苗,他和阿不福思抢着最后一块馅饼,妈妈没有斑白的发髻挽得一丝不苟,腿上坐着还是一个奶团子的阿莉安娜,爸爸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酒,脸上漫起满足的红色。圣诞礼物总是他想要的那本书,那时他还不懂这些书花费几何,只是狂喜地亲吻父母然后抱着书跑回自己的房间。


那时他从未盼望过能收到羊毛袜子,因为从不缺少。而现在他的同事学生乐于给他寄来各式各样的孤本珍本,但再也不是他想要的圣诞礼物了。邓布利多把棒针和织了一半的袜子放在腿上,揉了揉被压出印子的手指关节。这是他自己卧室的样子,连被子习惯性的褶皱都一样,但他只是裹了裹自己身上的大衣,半坐半倚在床头上,在这个无所不能的屋子里陷入梦的昏沉。





醒来之时窗外的魔法已经变成了雪后晴空,阳光打在雪地上发出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邓布利多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别扭的睡姿和没有盖被子,他已经麻掉了半边身子,一不小心拐到了放在一边的棒针,棒针又把床头的箱子拐到了地上,里面的披肩围巾袜子手套就稀里哗啦掉了一地。


邓布利多坐在床沿上看着这一地狼藉,等着身体从像是被蚂蚁噬咬一样的麻痛中恢复知觉。他叹了口气,蹲下来把织物们捡回箱子里。先是最里面大块的披肩和围巾,他把它们一个个重新叠好铺进箱子里,然后他又拾起脚边的一只紫红色的手套,然后一边膝盖跪在地上伸手去够掉在远处的另外一只。


就这样半蹲半跪着,邓布利多给所有袜子和手套找到了成对的另一只,把它们一起收进箱子里,地板上只剩下两只找不到相同配色的袜子——一只红底绿花,一只蓝底黄花。他看了看这两只不同色的袜子,站起身,把箱子放回到床头上,拿起自己的棒针和未完工的袜子,最后把这一双捡起来也扔进箱子去。

 





这只是有求必应屋的魔法。他这样想着,头也不回地走出那间屋子。


包纳万物又变化无穷,需要什么就可以给你什么。


若你执意去问,那就无法得知;若你已经明了,只需开口说出。

 




邓布利多拿起自己面前的菜单,仔细的看了看,然后对着金光闪闪却空无一物的盘子,非常清晰地说:“猪排!”猪排立刻就出现了。餐桌上其他人看着这神奇的一幕恍然大悟,纷纷给盘子里点了自己喜欢的食物。


威克多尔·克鲁姆兴高采烈对赫敏·格兰杰边说边比划:“啊,我们也有一个城堡,我觉得没有这里的大,也不如这里舒服。我们的只有四层楼,而且只有在施魔法时才能点火。但我们的场地要比这里宽敞——不过冬天白昼很短,不能在场地上玩。到了夏天,我们每天都在外面飞来飞去,飞过湖面,飞过山脉——”


卡卡洛夫打断了男孩女孩的谈话,“行了,行了,威克多尔!不要再泄露更多秘密了,不然你这位迷人的朋友就会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了!”邓布利多放下了自己的餐刀,笑了笑:“伊戈尔,这样严守秘密……人们会以为你不欢迎别人去参观呢。”


“哎呀,邓布利多,”卡卡洛夫露出一口黄牙,“我们都想保护自己的私人领地,是不是?我们难道不需要小心守护我们受托保管的学校殿堂吗?只有我们自己知道学校的秘密,我们难道不应该为此感到自豪吗?我们难道不应该保守这些秘密吗?”


和冰冷的眼睛里并无丝毫笑意的伊戈尔·卡卡洛夫不同,邓布利多语气非常的友善,“哦,我做梦也不敢断言我知道霍格沃茨的所有秘密,伊戈尔。”他闪闪发光的蓝眼睛像是星星掉进了河流里,“比如说吧,就在今天早晨,我上厕所时拐错了弯,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以前从未见过的、布置非常精美的房间,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精致豪华的便壶。等我回去仔细调查时,却发现这个房间消失了。但我必须密切注意。它大概只在清晨五点半时才能进入。或者只在弦月时出现——也可能是在找厕所的人膀胱涨得特别满的时候。”


他微笑着说完话,朝正对着他那盘匈牙利烩牛肉偷偷笑着的哈利·波特几乎不易察觉地眨了一下眼睛。







The End.











对每一个读到这里的小天使表示感谢。这篇可能是我写的最惨的一篇,字数最少情节老套,加上作者本人语文水平急需回炉重造,整一篇文章写的稀烂,如果给您造成了不愉快的阅读经历,实在是非常抱歉

这一篇的AD我写的时候一直努力套入裘花脸,但是现在看起来未能如愿。需要一提这里面的中年AD其实没有那么我写的那么儿女情长,他就是很安静的窝在有求必应屋里织他的袜子,想念曾经美好的家庭生活,而他一开始做的那个梦是一条皆大欢喜的世界线里发生的,里面谁都没有死,他和GG在毕业前去见彼此的父母,准备婚礼和旅行。

至于AD最后捡起的那双袜子,各位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甘普基本五大变形法则罗琳没有细写,我也就不好多设定,而第七部中哈利曾经提到有求必应屋在里面有人时是不能够变化的,就有了这么一双奇怪的袜子。AD后来再也没进过有求必应屋,他再也没收到里面是羊毛袜子的圣诞节礼物。

感谢陪我开脑洞的小伙伴们,感谢给我灵感的栗子,爱你们么么哒。里面自以为是的埋了一些彩蛋,如有小可爱发现,真的不胜荣幸。全文我是捉过一次虫的了,但是难免会有疏漏,如再有BUG,我不嫌胖。

最后再对看到这里的每一个小天使表示无尽的感谢。

评论(19)
热度(48)
© 疏风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