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风]花下眠<一>

《花下眠》

Words by 齐纾

[壹·乌木印]

沈子培从皇宫出来一路向东就到了帝都最繁华的东城区。这夜是十五,明月高悬于空,星疏云淡,东城区中心的顺化街两旁不胜数的歌楼酒肆门口都立着高杆,挂着布绸的招牌也点着一盏红棉纸的灯笼。长长一条顺化街就这么被盏盏灯笼点亮。

走到顺化街三分之二就能看见一家茶馆,二楼站着个凭栏乘凉的女子,妆容精致,穿一身樱草色的微绉长绸裙,手上执着一柄玉色的纨扇,有一下没一下摇着。路过的男子都抬起头看看她,然后脸上的表情像得了什么好一样。

他走进茶馆时那女子并没看见他,迎上来的店小二想正说点什么,沈子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就上了楼,那女子听见有人上楼,柳眉微微一蹙,便侧头望过来。

“沈公子?”她眯着那双秋水一样的明眸看了看他,笑道。

人道是洵州多美女,惊鸿楼十娘子更是其中翘楚,文墨性情容貌没得挑剔,但每当帝都百姓听了这话时,想起的都会是顺化街上“晓灯残雪”茶馆里的老板娘玉颜色。

玉颜色的美貌是帝都出了名的,晓灯残雪的生意之所以如此兴隆也有这么个原因。玉颜色本名是什么倒无人问过也无人知道,只是开张那日有个穷酸读书人,在见过玉颜色后被惊艳的喃喃道了一句“果真颜如玉”。玉颜色听了很高兴,便跟大家说叫她“玉颜色”就好,于是这么个诨名也就传开了,也没人愿意去打听她的真名了。

除了姓名之外,玉颜色几乎处处都是谜。没有人知道她是哪里人家中如何,看她的年纪也应该嫁了人可从未听说过她有夫君,就像是天上飞下来的一样,人们除了知道她容貌美艳,其他什么也不知道。不过这不仅没有什么妨碍,而且还使晓灯残雪的生意更加兴隆了。

小厮赶在前面,赶紧推开沈子培常坐的位置旁的窗户,手脚麻利的擦拭干净桌椅,刚一落了座就又上了茶,沈子培看着慢慢坐在对面的玉颜色不禁笑道:“不过是三四个月没见,你这里的人怎么这么勤快了?”“做生意若是不勤点,谁会来这里喝茶啊。不过今天他们这么勤快我倒是没见过,估计是想听听沈公子的消息罢?”

沈子培执起壶来自斟了一杯茶,“我的消息?我有什么消息好听的?”“可别这么说,从今天早上我这茶馆里的话题可就没离开过沈公子——听闻主上要给公子赐婚?”玉颜色挑了挑眉,拂去嘴角的几根青丝,“哪家小姐这么倒霉,要嫁进沈府当准寡妇?”

沈子培的手抖了一抖,抿了一口茶才道:“怎么这桩消息传的这么快?我也不过是今天才知道的。”“市井之间说来说去也就不过这二三家的二三事,沈家又是帝都大家,一有个消息传的哪能不快?”玉颜色笑着往前探探头,“不过我是真好奇,究竟是哪家姑娘?”

“许崇伯的独女许祯盈。她父亲在弑天一战中战死,因着她们家和祁家关系甚密,她和帝后关系也如姊妹,所以这一次是作为帝后嫁妹来的。”“呵,这桩姻缘主上倒是许的真好,烈门孤女嫁进你们沈家过几年再当个寡妇……啧啧啧。许小姐长的漂亮吗?”“我没见过她,不过南云说是个清秀的姑娘,但是用着萦锁香。”

玉颜色本想倒杯茶喝的,听了这句话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中,过了好一会才找回言语,“怎么一个姑娘家用萦锁香?难不成是个病秧子或者有瘾的?”“说是当初弑天一战时留下的病根,医不好不得已才用萦锁香,那几年被戾气所伤的人不在少数,倒也算不得什么。不过说起来,我的眼病从那以后倒是一直未犯,这次回边疆也没有再复发。”“这也过了好几年,大概是养的差不多了吧,不过还是多加注意些的好。这次回来你还是做左护军?”“中护军,算是升了一级,林景云这次从边疆和我一起回来的,主上调他做了左护军。怎么了,看你脸色不太好?”

玉颜色摆摆手,看着窗外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偏偏没笑进眼睛里,“没什么,天也不早了,沈公子就先回去吧,我这也要关门了。”

刚转进自己院落里就看见有个人正坐在石凳上乘凉,“你怎么到这来了?”沈子培往走了几步,刚刚在晓灯残雪那里喝的茶有点多,步子觉得沉了不少。

对面的人把折扇一收,在手心敲了一下说,“没什么,我不过是来传主上的意,你至于跌着个脸和我欠你二八五万的一样的吗。”祁简站起来,抖了抖衣服上的褶子,“虽说这次算是我们祁家嫁女儿,但是阿汝进宫已经很久了,我们家现在都是男的不方便,家里也没有女孩子能住的地方,主上和阿汝的意思是,等明天许祯盈从恪州来了,让她先住在你家,等到了婚期前再把她接到我家去。这样一来你和她能熟悉熟悉促进感情,二来也有南云和她做个伴。”

沈子培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没说话单是叹了口气。“好了,你忧伤个啥?你们沈家一门忠烈,谁家寡妇有你们家多?谁家姑娘愿意嫁过来?阿盈也不是不更事的大家小姐,她早年跟着她父亲南征北战颇有眼见,也不会给你惹什么幺蛾子。”“没什么,我不过是觉得这么一个姑娘嫁进来有些可惜。”

“人各有命,再说现在正太平,你也不至于没几天就奔赴沙场了,所以人家嫁来就好好对人家好好过日子,家里不是军营,别整天拉着脸不理人。南云那里我已经说好了,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

-----------------------------

许祯盈还没出现OTZ阿汝是祁容莞的小名,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起这么个奇怪的名字,我哪知道她爹她大哥二哥啥意思OTZ

故事两条主线现在都出现了欢迎竞猜wwww

评论(7)
热度(1)
© 疏风瘦 | Powered by LOFTER